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幸福德育

用激情点亮人生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从事教育的工作者,用心工作,开心生活,善待同事与学生,用我们的热心、诚心服务教师发展、服务学生的健康成长是我们最大的心愿。

网易考拉推荐

班级心理辅导活动课是学校“心育”的重要载体  

2010-09-13 17:33:24|  分类: 心理健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阅读要求:

      如何看待班级心理辅导的作用?作为学校德育干部,如何提高班主任班级辅导能力?在小学阶段,您认为班主任在做班级心理辅导的时候,着重在哪些方面?请留下您的宝贵意见或建议!

 

关键词:班级 心理辅导 活动课 心育 载体

    一、“班级心理辅导活动课”的概念界定

    本文论及的“班级心理辅导活动课”,是在国家颁布的中小学现行教学计划内,列入“活动课程”板块的,以教学班为辅导单位、针对中小学生年龄特点和成长发展的实际需要而设计的团体心理辅导活动。

    “班级心理辅导活动课”与人们习惯上所说的“课程”概念至少有三点区别:

    其一,它属于涵括了“显在课程”(overt ormanifest curriculum)与“潜在课程”(hidden orlatent currculun)在内的赋予学习者“学习经验的总体”的广义课程论(钟启泉,1989)范畴,体现了教育社会功能的多样性,而并非属于传统的那种“把力点置于学科的知识内容这一客观侧面”(钟启泉1989)的狭义的“课程”范畴。

    其二,它是以学生的情意活动为主要内容的,它拒绝系统地向学生传授心理学课程的学科知识。“活动”为学生提供了各种社会生活的模拟场景,成为学生自我体验、自我发展、自我超越、自我实现的重要学习方式。因此,班级心理辅导活动课既无作业,也不需要考试。而且,从本质上说,“课程”除了文化属性之外,还有它的社会属性和人本属性。就后者而言,“课程”“是旨在塑造新生代未来人格而设计的蓝图”(钟启泉,1989),无需一提“课程”,就立即联想到“学科作业”或“学习负担”问题。

    其三,它是充满弹性的,完全根据学校自己的教育哲学思想自主进行开发,重在体现学校的办学思想和培养目标,体现学生对课程的多元化和个性化的需求。在国家颁布相关的统一法规之前,它在“校本课程开发”中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即使在国家颁布了统一的心理健康教育操作性法规之后,学校及心理辅导教师也完全有权根据本校、本班学生身心发展的实际情况,在辅导的目标、内容、策略及课时的安排上作出灵活的调整。这一点,与传统的文化课程“重目标”、“重控制”、“重统一尺度的质量评价”更是迥然不同。

    基于上述课程意识及概念界定,笔者根据所在地域1994年以来对班级心理辅导活动课的实践与思考,略陈管见,以图引玉。     

    二、班级心理辅导活动课在学校“心育”工作中的独特地位

    关于学校心理健康教育(以下简称“心育”)的载体或途径,各地已经有许多有益的探索,虽各有特色,但总的共识是不易偏执一端,即不赞成把学校“心育”搞成单一的心理测验、单一的个别心理辅导、单一的心理辅导活动课或单一的心理健康教育讲座等。近来,关于通过学校教育教学活动渗透“心育”的观点日渐被大家所接受,但我们在高度重视“教书育人、渗透心育”的同时,对开设心理辅导活动课也要给以足够的关注。因为,国内外、境内外的许多实践经验已经证明,开设本文引言中所提及的班级心理辅导活动课是学校“心育”的极为重要的载体,它的作用是其它各种“心育”载体所无法替代的。现将笔者在这方面的认识分述如下:

    (一)班级心理辅导活动课满足了相同年龄段青少年学生共同的心理发展需要

    从学校“心育”的任务来说,促进学生个性健康发展是第一位的。而一般说来,同一年龄层次的学生,心理发展基本上处在同一水平上,他们在学习、生活、人际交往和自我意识发展过程中遇到的许多问题、许多困惑,基本上呈现出一种普遍性和规律性,因此,完全可以通过班级群体的心理辅导活动,来促进同一年龄段的学生在个性心理品质的整体发展水平上得到提高。这样一种以有计划、有目的地推动同龄中小学生个性心理品质积极发展,预防因缺少关注、引导而可能发生的心理不适应、心理障碍或心理疾病为其使命,以团体辅导特殊规律和特殊技巧为其操作规范的“心育”功能,是其它形式的“心育”载体所难以承担的。

    (二)班级心理辅导活动课为传输丰富的“心育”内涵开辟了专门的渠道

    从学校“心育”所涵盖的内容来看,涉及了中小学生心理发展过程中方方面面的问题,如自我意识发展、学习潜能开发、情感情绪调控、人际交往训练、青春期心理适应、升学就业与消费指导等等。这些辅导内容,有的可以在课堂教学中渗透,有的可以在学校日常教育内容中结合,有的可以在班主任的个别思想工作中体现,但相当多的内容是很难在课堂上或班团(队)活动中有机地融为一体的,如果硬要“渗透”、“结合”,就可能弄成“喧宾夺主”、“穿靴戴帽”,搞得不伦不类、牵强附会。因此,欧美国家、港台、亚太地区及我国大陆许多省市才在实践中创造了班级心理辅导活动课这样一种可以兼顾青少年成长发展过程各种心理需要的团体辅导形式。台湾师范大学的吴武典教授谈到这一问题时曾说:“如何以儿童起初的问题为基础,认清其能力、兴趣和环境的影响,以选择适合学生能力、兴趣的教材来作为共同的课程,是颇值得我们探讨的问题。而可以提供最适合学生需要的‘辅导取向的课程设计’,也就应运而生,渐为教育界所重视和采纳”(吴武典,1995)。通过他们二三十年的经验证明,这是不无道理的。

    (三)班级心理辅导活动课为学校发展性“心育”的操作过程提供了广阔的心灵舞台

    从学校“心育”发展性、预防性功能的操作过程来看,在实施各种辅导目标时,无论是认知的转化、情感的升华,还是情绪的调控、行为的训练,都有一个发生、发展、蕴蓄直至提升的渐进过程,都需要有一段相对说来比较充分、比较集中的辅导时间,并需要围绕一个比较专一的辅导主题。恰恰在这两个条件上,“课堂教学渗透”或“班团(队)活动结合”这些载体都是难以保证的,唯独班级心理辅导活动课才可以提供这样一个广阔的心灵舞台(至于心理健康教育讲座,尽管从时间上讲是充分的,但就效果而言,则大多不能与心理辅导活动课相提并论。而且实践证明,在小学里,这种形式基本不可取,在初中和高中则只能偶尔为之)。在时间的保证上,按照一些学者的观点,认为“每一活动以两节课左右为宜。太短了不便于将问题讨论清楚,太长了会偏离主题”(刘华山,1998)。换句话说,没有一定的时间保证,许多辅导内容是无法操作好的。

    (四)班级心理辅导活动课为学生个性的发展创设了团体互动的融融氛围

    从学校“心育”对人个性发展的影响来看,它不应该是一种严肃呆板的说教或居高临下的训导,而应该是一种心灵与心灵的沟通,是一种人际间相互信任、相互帮助的友爱关系,是一种人性化教育的融融氛围。从人的本性上说,每个人都“有认同的需求,隶属的动机、被爱的欲望,社会学家称之为‘社会性饥饿’(social hunger)”(吴武典、金树人,1995),而班级就是基于这样一个个体心理需求的结合体,是一个“社会——心理”团体(socio-psychological group),班级心理辅导活动课则是一种互动的“团体的过程”,这个过程“会产生影响团体成员及整个团体的力量,此即所谓的‘团体动力’(group dynamics)(黄惠惠,1995),大量的实践经验表明。当学生身处班级中接受团体心理辅导时,他的情感体验和心灵上受到的震撼力是他在个别辅导、主题班会、课堂教学及心理健康理论讲座等其它场合下所无法想象的。因此,台湾一些学者认为,就成员而言,“参与团体的经验实具有重大的心理意义。团体提供给学生一个现实的社会的缩影,使他能将从团体中所获得的洞察与日常生活经验相连结,并在安全、信任的气氛中尝试着去学习或改变行为”(吴武典,1995)。吴武典等台湾学者的结论是:“团体方式进行辅导可说是目前学校辅导工作的主要趋势之一”(吴武典,1995),“应该努力使‘班级辅导活动’成为少年朋友成长路上永远难忘的‘心灵享宴’!”(吴武典,1995)

    (五)班级心理辅导活动课为实现学校“心育”的目标提供了课程构架的保证

    从学校教育目标与课程设置的关系来看,课程,包括活动课程,是中小学一切教育活动之本,课程的格局极大地制约着学校教育功能的发挥。回顾新中国五十年来的教育史,在国家教育方针指导下的培养目标的表述方面,不管作出何种或大或小的调整,无一不是在学科课程改革中得到反映的。以德育为例,如果仅仅强调学校全部教育教学工作中“全方位渗透”,而不开设专门的思想政治(思想品德)课程,那么德育的目标能够确保全面落实吗?而现行的中小学三板块(必修课、选修课、活动课)课程结构,也正是针对旧有的学科课程弱点,力图通过改革来构建学科课程与活动课程相结合的新体系,以促进素质教育培养目标的实现。可见,课程是教育系统的软件,教育目标的实现皆维系于课程。鉴于主智主义课程在我国长期处于一种超稳定的状态,在课程结构与内容上都形成了与教育目标及学生发展需要严重脱节的局面,因此,从教育目标与课程结构的关系上来探讨学校“心育”的实施途径问题,就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班级心理辅导活动课”应该成为学校“心育”的重要载体,它在提升学生心理素质、发展学生个性、使学校教育人性化方面所起的独特作用是其它“心育”形式所无法完全取代的。

    当然,我们强调班级心理辅导活动课是学校“心育”的重要载体,绝不是说可以忽视或轻视其它“心育”工作形式的综合作用。恰恰相反,“只有把心理辅导专门活动融入认知教育而成为学生在校活动的一部分,并且由心理辅导教师、班级及科任教师广泛参与这项活动,辅导才能普遍地、广泛地影响学生生活而达到预期的目的”(刘华山,1998)。

    三、珍惜本土化的“心育”科研成果,用好班级心理辅导活动课这一重要的“心育”载体

    国内一些教育工作者和学者从80年代开始,对学校心理健康教育的实施进行了大量的实验探索,积累了许多成功的经验,例如上海市虹口区及闸北区早在90年代初期就旗帜鲜明地提出“心理辅导课程化”,主张“将心理辅导从课外引伸到课内,设置课程,排入课表,依据不同的年龄层次开展有分层目标和内容体系的课堂活动”(张静涟,1994),并且在上海市内率先开出了心理辅导活动课。在此前后,北京、杭州、天津、武汉、广州、长沙、石家庄等地也先后开展了包括班级团体辅导活动课在内的多种形式的心理健康教育。1997年,在著名心理学家林崇德教授指导下,北师大发展心理研究所沃建中博士主持编写了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班级辅导活动课试用教材——《中学生心理导向》(12册)、《小学生心理导向》(12册)、《幼儿心理导向》(6册),在全国各地中小学及幼儿园开展了较大规模的教育实验。1998年,华东师范大学刘华山教授主编的《学校心理辅导》出版,从理论上对开设心理辅导活动课作了精辟的概括总结。所有这些教育实践的宝贵经验和科研成果,是千千万万第一线的教育工作者、科研工作者及心理卫生工作者辛勤劳动和集体智慧的结晶,是值得今后在更大范围内推进学校心理健康教育时认真借鉴的。

    德国科学家赫尔德说过:“我们从历史中汲取经验,在经验的基础上,形成了我们应用的才智中最活跃的部分。”在全面推进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的曙光初现之时,我们应高度重视国内为这项工作含辛茹苦、开拓奋进的探索者们在以往一二十年中所取得的研究成果,继续大胆实践,综合运用“心育”的各种载体和形式,包括班级心理辅导活动课这一重要的载体和形式,把这项“势在必行、造福后代、功德无量”的育人事业扎扎实实地推向前进!

  评论这张
 
阅读(6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